<address id="j5lll"></address>

            <pre id="j5lll"></pre>

            <pre id="j5lll"></pre>
              <pre id="j5lll"><track id="j5lll"></track></pre>

                    <noframes id="j5lll">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
                      幻燈片
                      紅旗倉儲老板負債3億失蹤 中信等多銀行卷入

                      來源: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2016-04-04 查看次數:

                      上海青浦工業園區嘉松中路1099號,以往車水馬龍的紅旗倉儲鋼材市場,如今幾乎見不到幾個人影,只有堆積在場地上的稀疏鋼材,多已銹跡斑斑。 
                        上海紅旗倉儲鋼材交易市場,工商注冊名為上海紅旗電纜集團實業有限公司,近期法院網上公開顯示其涉及到十幾起官司,多為被告,也有作為原告的兩樁案子。
                        老板謝鄭成將集中在10月份面對這一系列的訴訟,但公司員工告知,謝鄭成已消失兩個月,沒有人能聯系上他。
                        據了解,目前紅旗倉儲同時被銀行、公司、個人追債,涉及金額保守估計為3億左右。其中,中信銀行上海分行卷入最深,已向浦東法院提交了6份起訴書。
                        理財周報記者從接近中信銀行的知情人士處得知,“全部是中信銀行閔行支行貸的款,金額有1.5億。”
                        除此之外華夏、興業、光大、民生也涉及其中,華夏銀行有一個多億,由于還未到期便未公開起訴。
                        倉儲企業做金融,
                        “市場授信”把盤子做大
                        “他也是沒有辦法,高利貸那些人太黑了,會亂來的。”留守在公司的一名員工感嘆道。“現在人(謝鄭成)走了,4個月沒發工資,員工也沒有說他不好的,之前也有過困難的時候,他借高利貸給我們發工資。”
                        由于資金困難,謝鄭成后期不斷借入高利貸,發工資、還貸、借東補西,最后債務的雪球越滾越大,實在周轉不過來,只能一走了之。
                        這次告到法院的張堅強便是其中之一,四五個月前借給謝鄭成200萬資金做周轉,要60萬的利息。
                        “盤子鋪得太大了,擴張比較急。關鍵是倉儲企業做金融服務,下面做鋼材生意的商戶不還貸,最后把自己玩進去了。”一名熟悉紅旗倉儲的行業內人士表示。
                        上海紅旗電纜集團實業有限公司,2004年在工商局注冊,注冊資金7000萬。謝鄭成2008年將其買下,雖有“電纜”二字,但并不做電纜業務,而是在青浦工業園區租場地、建房、買設備,辦起一個大型鋼材現貨交易中心,也就是上述紅旗倉儲鋼材市場。提供倉儲服務、金融服務、貨物運輸和交易支持等,收取中間服務費用,自己也做一些鋼材生意,下設富歆、昊旺等四家分公司。
                        剛開始謝鄭成召集一批周寧老鄉過來入戶,他給不少商戶提供啟動資金,幫商戶做擔保向銀行借款,給商戶放款。
                        “這是比較流行的‘市場授信’模式。”
                        上海一名信貸經理告訴理財周報記者,“一個倉儲市場銀行整體給你一個授信額度,然后這個市場自己去組織下面的商戶來分配。”也就是說,倉儲市場實際上充當了金融掮客和金融擔保的多重角色。“剛開始這種模式是很好,銀行很愿意借錢給這種企業,它的抵押物還是比較足的。”
                        紅旗倉儲員工告訴理財周報記者,“中信銀行、華夏銀行、興業銀行和我們都是這種合作模式,以倉儲市場去做貸款,貸給下面的商戶。而光大、民生都是老板下面的幾家分公司自己的小額貸款,數額比較小。”
                        至于為何集中在中信銀行閔行支行,該公司員工稱,“具體我也不清楚,當初是關系比較好,謝總自己和中信銀行閔行支行那邊談的。因為申請額度比較大,銀行讓他把自己的房產都做了抵押。”
                        據公司另一名員工回憶,以前公司這種經營一直不錯,2009貸款數額就達到了5個億。謝鄭成急于把盤子再做大,便在青浦買了塊地要建商務樓,投資2.7億,又在楊浦買了好幾個商鋪。
                        很快房地產市場不景氣,建材、鋼材都做不下去,下面的商戶基本上都在虧錢。另一方面,銀行信貸收緊,開始抽貸。
                        “銀行讓商戶先還再續貸。開始是借高利貸還給銀行,等著放錢下來還,但銀行把錢收進入就不貸了。后來商戶要么就不還錢,要么就直接跑。這些都是我們市場做的擔保,商戶跑了,錢得我們去還。”
                        紅旗倉儲員工告訴記者,“興業銀行的錢我們已經幫下面的商戶還完了?,F在是商戶欠我們的錢,所以也有我們起訴下面商戶的案子。”
                        紅旗倉儲由于前期擴張快,資金本來就周轉困難,當越來越多的商戶欠債需要去還時,謝鄭成被逼上了大量借高利貸的路。
                        “銀行其實是最虧的”
                        如今走進青浦園區紅旗倉儲的商戶樓,已經是人去樓空,偌大一個場地就剩下五六個公司員工留守。
                        場上的鋼材陸陸續續被各路討債人拉走,來得最早的便是天津機電,幾個月前,紅旗倉儲向天津機電借款1500萬。它是最早將紅旗倉儲告上法庭的公司,一次性拉了4000多噸貨。
                        在公司正常經營中,除了是向銀行借款,還有不少是找的其它公司做托盤融資。
                        據該公司員工透露,“謝總后來招了個北方過來的副總,帶了好多黑龍江、哈爾濱、天津的公司給我們做托盤融資,這些公司它們有資金。一般都是三四個月的短融,利息也非常高。存在重復抵押情況。”據稱這名副總當時還抵押了這里不少貨,給別人做貸款,從中收取回扣。
                        據業內人士介紹,托盤融資是建材貿易中常見的融資形式,行業好的時候能帶動發展,行業不好的時候,這類融資風險也很高。“比如你工廠接到單子,但是一時沒錢買建材做原料,就找一家有錢做托盤的公司,讓他們代你們工廠訂貨,你們工廠先付每噸幾百元的訂金給他們,然后由他們全款幫你買建材,你需要在一定期限內,全款把貨提掉,然后再此基礎上,每噸再拿幾十塊錢給做托盤的公司作為代理費用收入。如果你們工廠在一定時間內不提貨的話,定金不退,而且你們訂的貨托盤公司也會轉賣處理。說是做建材買賣,其實是一種融資手段,同質性比較強的貨物,都可以相關操作。”
                        紅旗倉儲員工稱,“我們當初跟天津機電借1500萬,先給30%的保障金,我們開1500萬的票給它,還要收我們利息,貨其實也都是我們場子上的。我們只是缺錢,它們有錢而已。”
                        據了解,紅旗倉儲公司以往的運行中,通過這種方式貸了不少錢。“這種錢來得快,期限短,但成本高、風險也高。”
                        最早到紅旗倉儲討債拉貨的就是這一批公司,“它們知道得早,而且私有企業嘛特別敏感,比銀行積極得多了。”
                        “銀行其實更在乎利息,只要能按時還得出利息,它們會緩一緩的。但等這些公司都搶完了場上的貨也剩不多了,銀行其實是最虧的。”
                        而上海法院網的公開信息顯示,近期中信銀行上海分行涉及到的倉儲企業還不少,包括上海蓄坤倉儲管理有限公司、南儲倉儲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磊銀物資有限公司、上海鈞合倉儲有限公司、上海中遠物流配送有限公司。
                        據了解,這種物流、倉儲、貿易市場做金融實質都是一個模式。
                        很多被起訴的案子,幾乎都是以某個貿易市場為中心的集群。比如8月15日光大銀行起訴的6宗案件,均為以弘誠鋼貿市場為核心,而貿易市場的形成,由貿易導向,越來越滑入融資導向。
                        其中,被起訴的上海銀元實業,是一家鋼鐵倉儲(銀元白鶴倉儲)、網絡信息服務(銀元網)、餐飲酒店(銀元大酒店)、市政橋梁工程等綜合產業的企業。據一名前員工透露,“我們有倉儲,有幾十家的入住戶,把貨放進來,我們就可以去抵押融資,其中一二十家跟銀元有融資往來。這種融資方式有兩種,一種是我們牽頭聯合貸款,做擔保,一種是我們融過來,然后放給入住戶。銀元鋼貿做得不大,融資規模很大,一年貸款數額加起來6個億以上。”
                        高達6億的貸款,如何獲得?該員工稱,一般不是找一家貸款6億,而是找五六家去貸款,同一批倉,重復質押,5000萬貨就貸款一個億。
                        “也不是一個月一個億,一般一個月一兩千萬,幾個銀行之間輪流滾動,拆東墻補西墻,只要資金這個雪球不停放大,就永遠不會死。但是后來突然收緊了,就去找高利貸,資金鏈就崩了。”
                        中鐵物流,更大的在后面
                        紅旗倉儲、銀元實業甚至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并沒有浮出水面。
                        據多位業內人士透露,物流、倉儲公司做金融,在上海并不少。“尤其是信貸收緊之后,很多民間的市場資金鏈出問題了,中字頭的公司就開始大規模地做了。”上述人士稱。
                        據稱,這些中字頭公司,就包括中鐵物流、中遠物流、中航物流。其中尤以中鐵現代物流規模為大,為中鐵物資下屬子公司。
                        “像中鐵物流,自己做市場、質押、帶采購,這些實際上也就是放高利貸的角色。加上本身資金充沛,所以賺錢又快又好。”上述人士稱。
                        而一位從事該行業的溫州人士也輔證了上述說法,他稱,“中鐵物流今年7月跟上海雙鋼倉儲合作,就是奔著壟斷去的,因為今年上海倉庫倒閉的就有二三十家了,它正好抄底。”
                        在對紅旗倉儲的起訴公告中,也有中鐵物資的身影。中鐵物資上海鋼鐵有限公司到青浦法院起訴上海紅旗電纜和上海翼若鋼鐵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起訴原因和涉及金額不詳。
                        “但沒想到,中鐵物流也出問題了,因為介入大量放貸,然后一貨多賣,出了很大問題,虧損了很多。中鐵物流自己的一些倉庫也被銀行封掉,而倉庫中的鋼鐵非常少。”上述溫州人士稱。
                        據知情者透露,中鐵現代物流上海公司總經理趙哲,最近因此被免職。

                       

                      相關文章

                      男女乱婬真视频免费观看
                          <address id="j5lll"></address>

                                <pre id="j5lll"></pre>

                                <pre id="j5lll"></pre>
                                  <pre id="j5lll"><track id="j5lll"></track></pre>

                                        <noframes id="j5lll">